零风

写作零风 读作奈君
目前的本命是地冥
墙头:AK、望普、云风、冥迹、盘龙
不饿死不产粮 挖了坑不填土人士
我圈地自萌 您也请勿KY

© 零风
Powered by LOFTER

真痛啊,到现在都没力气再去聊起来这件事

说来我喜欢他们究竟是因为他们之间的这份“执”

因为对你的“执”而无限重生死也死不掉,死在你手里想断绝这份想念,却死都没能放下的“执”

是无论什么代价,我要你回头的“执”,是我绝对不会放手,我会拉你回来的“执”

JT告诉我,第一份执已经不存在了

我不想看MF,它怕是会告诉我第二份执也没有了吧

复出一定又有一堆紧急事情要处理,焦头烂额投入新的任务,哪有时间留给故人呢?

多少执念纠葛最终化作相忘于江湖

是了,其实他放下了吧,放不下的只是我们

是我们不甘心,是我们意难平

不是蝴蝶飞不到黎明,而是他不知不觉中改变了方向,飞出了新的天地……


夜深忽梦少年事,唯梦闲人不梦君。

痛,怎...

不要放下他。

不要忘记他。

捋一下手里的坑

冥迹-江湖再见【完成】

冥迹-醉生梦死【完成】

皇稣-相思【完成】

皇稣-应君江湖不相忘【剪完了,但是差字幕和台词,卡在选台词上了】

冥迹-天地不容【最早做的,到现在还没做完...】

冥迹-甜向【做了一半,但是觉得风格想要有改变,所以暂时卡着】

冥迹-射杀恋人之日【也是很久之前剪的,剪了一小半瓶颈了,还坑着】

冥迹-红白玫瑰【我要用两个人剪四角(),没动手】

冥迹-天地难容【永夜主场,还没开始剪】

冥迹-难念的经【奇梦人/瑟斯主场,还没动手】

天地人法-黑白变奏【没动手】

地冥中心-行者【没动手】

冥迹非CP向-白天不懂夜的黑【没动手】

备用:相思十...

之前奇梦人身份没确定时,奶他是地冥,是的话我画一堆地冥

然后,当时是糊了8个冥(没画帝释,当时也没有幻总)+1个冥迹凑九图没错啦,然而草稿最终卒于规划主,线稿第一个描了瑟斯,接着就卒于无神论....

把瑟斯放出来,既然是半成品先不打tag了

【望普】(超过字数限制的)微小说三十五题

嗯这是我的子博。本来想着可以删掉它把文合并到主博,结果是不行。那就直接转过来好了_(:з」∠)_

我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写同人(这样说着然后以后还是写一篇换一个小号)

偷偷摸摸写同人:

为又期待又担忧的霸穹狂喜乱舞中,决心把14年自娱自乐写的旧作扔上来

虽然发黑历史很羞耻,看到tag下没有任何粮食还是想安利一下这对,希望以后能吃到新粮w

剧透有 刀片有  跑题有


当时发在私人空间时的话唠前言:

P.S.包括文中的()都是14年的吐槽


  • 准确的说CP是望(伏)普

  • 多年没写过同人脑洞干涸。所以找了相对简单的微小说。...

喜欢的CP,一般是因为它们戳到了我的萌点。

冥迹不一样,它戳到了我的痛点。

打算产粮,以前我觉得是因为冷圈粮少才会让我有欲望不做米虫咸鱼翻身,现在我觉得,意难平才是第一生产力。

【云风】绝世风云之天下无双·第四章

旧作搬运 没有更新

-第四章·雄霸-


    “聂风,家师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从孔慈口中的称呼,聂风已经得知秦霜的身份。秦霜的所讲“家师”,莫不是天下会帮主——雄霸?聂风随附奔波江湖这些年,早就有闻雄霸之名,不知一代枭雄为何要见自己?

    尽管心存疑虑,聂风还是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,努力收起刚刚的悲切,道:“聂风这就过去。”


    秦霜见痛失父亲的少年这么快就将脆弱藏起,在稍稍放下担忧这孩子...

【云风】绝世风云之天下无双·第三章

旧作搬运 没有更新 


-第三章·步惊云-    

    聂风躺在床上,脑子里依旧昏昏沉沉的。刚刚那两人把知道的事情告知他之后,看他虚弱的样子便离开房间,留他在床休息,可是两人走后,聂风眼睛却如何也难再合上。

    聂风翻了个身,注视着身边的依旧在沉睡的幼童,这孩子正是自己刚刚结识的朋友,南麟剑首之子断浪。想到自己随阿爹去与找断帅决斗,结识断浪,似乎都是刚刚发生的事,可是刚刚的青年却告诉自己,两个人已经昏睡两天有余了。这些天的日子...

【云风】绝世风云之天下无双·第二章

旧作搬运 没有更新


-第二章·聂风-

    天下会,风云阁。

    “云师弟,你休息去吧,这里我和小慈照顾就成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云少爷,你已经在这里守了两天了。”


    被唤作云的少年依旧身着黑衣,携着一身冷重气息,立在床前头也不回。


    床上并排躺着两个孩童,幼小的那个一头绒绒的短发,看起来只有八、九岁的年纪。长发的年纪稍大,看样子也...

【云风】绝世风云之天下无双·第一章

旧作搬运 没有更新


-第一章·风云-

初见是在四川乐山。


大佛膝上的青衣男孩抱着家传宝刀,怔怔的望向大佛脚上坐着的黑衣少年。

身负冰心的他,被少年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所唤。

感知到少年身上的冷重气息,那种入坠万里深渊的悲痛,如入千年冰窟的寒冷,袭来的一刹几乎让青衣男孩浑身打颤。

似要将自己吞噬的伤悲,如同一张大网,昏天黑地地笼罩下来。

来不及细想,似乎被什么所蛊,丝毫不能移开目光,身边唤了自己名字的孩童才使自己得以从这莫名悲痛中抽身,回头应了一声,再望去大佛脚上已是空空如也。

似乎只是自己的幻觉,一切只是虚像。


“风,你怎么哭了?”

身边的刚...

1/2